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蛋壳公寓疯狂扩张难掩巨额亏损 融资成“瘾”暴露造血短板

来源:中国网地产 2020年04月21日 02:32

没有实力的疯狂,最为致命。

对蛋壳公寓(DNK.N)而言,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历波折。作为今年1月份强势登陆纽交所的长租公寓新宠,蛋壳公寓上市后的路途并未变得更加顺畅。除疫情之外,解约风波、租户投诉、瑞幸财务造假等事件纷纷扰动,不断冲破蛋壳公寓上市后的美好幻想。

首份业绩公告不尽人意 三年累积亏损超50亿元

对蛋壳公寓来说,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并不出色。

3月25日,蛋壳公寓发布上市后的首份业绩公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蛋壳公寓运营的公寓数量达43.83万间,同比增长85.4%。其中,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公寓数量约22.4万间,同比增长46.6%;其他城市的公寓数量近21.5万间,同比增长156.1%。

由于业务扩张,蛋壳公寓2019年全年收入71.29亿元,同比增长166.5%。在蛋壳公寓的全年收入中,有九成来自租金收入,达6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蛋壳公寓的租金成本由2018年的21.71亿元大增194.74%至63.99亿元,在整体营运开支中占62.3%。此外,加上折旧摊销、销售和营销费用、其他业务支出等费用,蛋壳公寓在2019年的营业成本达到102.76亿元,比2018年的38.93亿元大增163.96%。

由于持续的营业成本高于营业收入,蛋壳公寓已经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状态。数据显示,2019年蛋壳公寓净亏损34.37亿元,净利润率为-48.2%;调整后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9.22亿元,亏损率收窄3.5个百分点。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蛋壳公寓净亏损分别为2.72亿元和13.7亿元。加上2019年度34.37亿元的净亏损,蛋壳公寓在过去三年累计亏损已突破50亿达到50.79亿元,且亏损态势连年走高。

来源:招股书、年报

现金流方面,蛋壳公寓自披露数据以来,经营性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据悉,蛋壳公寓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达-19.11亿元,远高于2017年的-1.15亿元与2018年的-11.64亿元。

来源:招股书、年报

资本成激进扩张推手 资产负债率增至95.8%

与众多行业相比,长租公寓行业堪称“碎钞机”,除了烧钱还是烧钱。蛋壳公寓身处其间,企图依靠融资,扩张版图,并形成规模效应。

据蛋壳公寓招股书及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成立至上市前,蛋壳公寓实现5年7轮融资60多亿元。彼时,资本市场对蛋壳也是极尽支持。

2019年3月,蛋壳公寓宣布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本轮融资后,蛋壳公寓的估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即便在蛋壳公寓递交招股书之前,依然获得1.9亿美元的D轮融资。

凭借资本市场的“青睐”,蛋壳公寓开启了激进扩张,目前其房源增速已经位居行业首位。但蛋壳公寓仿佛吹起了一个巨大的泡沫,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也夹杂着三年50亿元的巨额亏损,当然还有公司激增的负债以及不断下降的盈利。

在负债方面,期内蛋壳公寓的总资产为90.06亿元,同比增长54.48%,负债总额为86.26亿元,同比增长79.11%;资产负债率为95.78%,同比2018年增加了13.16个百分点,居行业高位。

来源:招股书、年报

在长租公寓市场中,蛋壳公寓扮演着“二房东”的角色,其盈利主要靠租房成本和租金之间的差价。这种盈利模式也注定了蛋壳公寓的痛点,即前期成本投入较大、回款周期较长。不同于房企旗下的长租公寓板块,蛋壳公寓并无其他业务能够反哺长租公寓,只能依靠一次又一次的融资拼命输血。

对蛋壳公寓来讲,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明显下降的是蛋壳公寓的年入住率和租金差价。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蛋壳公寓的入住率为76.7%,这一指标在2019年6月末为89%,下滑超过12个百分点;公寓的空置率达到23.3%。同时,蛋壳公寓每间房每月赚取的租金差价由2018年的715元降至584元。

鉴于疫情影响,上述形势或将进一步恶化。为此,蛋壳公寓主动调整公寓单元数量,3月底公寓运营数量比2019年12月底要少,此外将减慢采购和翻新公寓的速度。

尽管蛋壳公寓主要依靠融资过活,但其融资路并不顺遂。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纽交所,按照其预测的发行股数及股价最多可融资1.75亿美元。可惜上市即破发,最终IPO发行规模也减少至960万ADS,以每ADS 13.5美元的价格出售,融资额度降低至1.3亿美元。

4月2日,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持续发酵。蛋壳公寓作为中概股,受此牵连其股价接连下跌,当天就下跌11.73%;4月6日再跌去23.03%,收盘价报5.85美元/股,相比上市发行价13.50美元,两个月内下跌56.67%。对于求钱若渴的蛋壳公寓,市值不断缩水无疑雪上加霜。

融资过度依赖“租金贷” 投诉风波连年走高

显然,资本市场并不能满足蛋壳公寓的融资需求。支撑蛋壳公寓疯狂扩张的另一资金来源,即是“租金贷”。

所谓“租金贷”,是指租客在与蛋壳公寓签订租约之时,通过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同时签订贷款合约,由该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只需要向该金融机构按月还清租房贷款。

“消费分期贷款+长租公寓”的模式,被认为是一项多赢的创新。然而,随着行业的野蛮生长,“金融+长租公寓”的模式出现异化,部分长租公寓平台借助租金贷业务疯狂扩张,并形成资金池。

目前,蛋壳公寓便是利用租金贷形成的资金池进行扩张。蛋壳公寓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蛋壳公寓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高达9.4亿、21.3亿和31.6亿元,对应的租金贷比例为91.3%、75.8%和67.9%,其租金预付款在租金收入中的占比为90%、88%、80%。

虽然租金贷收入占比有所下降,但远高于《关于整顿和规范住宅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中的相关规定。该规定要求,住宅租赁公司要确保到2022年底通过租金融资获得的付款金额不得超过租金收入的30%。

关于租金贷的风险特征,百度百科有详细的回答。年报显示,蛋壳公寓2019年利息支出金额为3.52亿元。其中,与租金贷有关的利息支出为2.41亿,占比高达68.47%。

来源:百度百科

由于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待解,导致蛋壳公寓的扩张主要以输血为主。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何种形式的输血均难以为继,蛋壳公寓亟需优化商业模式,提高自身的造血能力。

此外,在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在国内的业务受到严重冲击,又陷入了“两头拿”、发“国难财”的舆论风波之中。据第三方数据显示,近两年蛋壳公寓收到的投诉连年走高。截至目前已经超10000件投诉,远高于同行自如和青客。

归根结底,长租公寓需要租客买单,靠服务取胜。而疯狂的扩张也许能给蛋壳公寓带来估值的虚假繁荣,但终究难以扭转亏损,提升服务品质。

可以预见,盈利模式不破,蛋壳公寓们势必很难走远。

[责任编辑:于雷 PT032]


相关推荐

租客生活图鉴——平凡世界里的追梦人

01深圳,深圳租客:伴随着“隆隆”的轰鸣声,飞机降落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我拖着24寸的行李箱,怀揣着我全部的热情在夜色中踏进这座城市。拖着略微疲倦的身体,我走进了新租的房子,干净敞亮的环境让我心情大好,环境虽然陌生,我却适应的很快,收拾完毕就躺在小床上开始安排明天的行程。这是毕业典礼结束的第三天,也是我搬进“新家”的第一天。告别了恋恋不舍的大学时光,我也斗志昂扬的成为了“深漂”的一员,我将在这座城市,用我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创造我的一番事业。租客网:青春就是全情投入,追寻梦想02“那么近,那么远”租客:窗外的河畔杨柳在夕阳中随意摆动,湖里的荷花在斜阳下开得正盛,让挤在公交车里的我望的出了神。其实每天下班我都会经过苏堤,但是我从来没有下车去走一走。这苏堤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来杭州三年了,这是个风景如画的城市,也是我辛勤奋斗的战场,所以我没有因为它的美丽而松懈,只是一天比一天刻苦,白日埋头苦干,晚上睡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期盼终有一天,可以气定神闲的漫步在它的美景里。不如就在此刻立下个小目标吧,完成这个月的业绩来苏堤玩一次。租客网:你看着苏堤的时候,它也在温柔的注视你的努力03昨夜雨疏风骤租客:一场突出起来的大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爬起来快速的收衣服,关窗。这间租来的房子条件设施不错,我也一直很注意家居保护,不希望大雨淋坏房东的好屋子。回到床上后我却开始失眠了。想起家里的长辈接连生病,才发现父母、长辈,都正在老去,不禁思绪万千。一个人在外的时候常常觉得时间还早,自己还小,可父母脸上一年比一年深的皱纹就像个惊叹号,这样的雨天不知道他们的老寒腿会不会犯病,等天亮我一定要再打个电话问问,等我升了职,我就租个更大的房子,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租客网:爱像一场大雨,随时淋透你的心房,买张票回家也很快。04“外滩的钟声”租客:来上海七年了,我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位成熟的职场白领,我为上海奉献了七年的青春,随即也迎来了“七年之痒”。在上海没有太大的突破,家里人开始游说我回老家。他们永远认为公务员、老师是顶好的工作。觉得在外面“打工”不是长久之计,该稳定稳定回来成家了,在大城市只能租房住太苦了。其实租房也挺温馨的,我在上海也住着不错的房子,我喜欢大城市能让我不断增长见识的繁华、能不断给我提供进步的机会与资源。此时此刻,看着东方明珠塔,迎着外滩的风,我在心里默念:“我要留下来。”租客网:决定人们生活的,往往是他的选择,加油!租客网见证着无数租客的成长,梦想,追寻,也和你们一样保持初心,一路向前,为广大的用户提供更贴心的服务,更优越的体验。追梦之旅再长,租客网始终与你同在。

2020年09月25日 11:18

互金协会公布首批金融APP拟备案名单,支付宝微信在列

本篇文章625字,读完约2分钟新京报讯(记者陈鹏)移动金融客户端安全管理迎来重要一步。5月19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对首批拟备案的33家机构予以公示,涉及中国工商银行、招商银行、支付宝、微信、京东金融、度小满金融等73款移动金融客户端应用软件。资料显示,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此前印发的《关于发布金融行业标准加强移动金融客户端应用软件安全管理的通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于2019年12月启动了客户端软件实名备案工作。当时的启动会议明确,各试点机构应于2019年底前通过客户端软件备案管理系统完成第一批试点客户端软件的材料提交和备案申请,协会完成备案审核工作后择期发布第一批通过备案的客户端软件清单。下一步,在全国范围内分批次组织开展客户端软件备案推广并逐步落实风险信息共享、投诉处置机制以及行业公约、黑白名单、自律检查、违规约束等自律管理工作。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在启动会议上表示,针对当前一些金融机构客户端软件存在的安全防护能力参差不齐、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仿冒钓鱼现象突出等问题,各金融机构要建立客户端软件安全管理全程覆盖机制,相关部门要建立健全客户端软件监督处置机制。希望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认真贯彻落实中国人民银行工作要求,多措并举做好客户端软件实名备案管理,发挥好行业自律管理和服务职能。

2020年05月20日 11:00

加盟,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5月05日 11:17